您的位置: 主页 > 关于澳洲幸运5 > 发展历程 >

中国度具业布局大变迁下的四大机会挑战

  全球疫情尚未结束,在经济复苏充满不确定性和不平衡的冬季,我们迎来了2021年。过去一年,家具业总体表现良好甚至超出预期。而如果将时间线拉长,整个行业可能正在经历某些结构性的变化,并且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个参与其中的公司和个体。

  这种调整并不是从去年或者几年前才开始,而是一直在进行中。地产精装、设计融合到智能家居、经销商变革等关键词,越来越清晰地呈现出未来行业的面貌。

  本期封面话题“寻路中国家具”正是在这个背景下,希望从众多现象中抽丝剥茧,找到变化环境中的参考坐标,探寻中国家具发展的各种可能和面临的机遇。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任务,也得到了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在企业调研、智库咨询等方面的大力支持。

  那么,让我们从中国家具业的结构变化开始讲起。

  如同我们所居住的大陆板块,在漫长的时间中它们是相对稳定的,但火山爆发等各种现象证明,其内部和地表状态并不恒定。家具行业的变化也不是突然发生,外部环境的变化诸如地产、互联网、人口等不同因素,也会带来内部结构的调整。

  在过去以及可见的未来,家具业正在经历哪些结构性变化?在此我们抛砖引玉,斗胆提出作为媒体人的观察与思考。

  四个外部变量

  正在加速改造和重塑行业

  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家具企业只需要关注自家业务以及同行对手即可。而今天,企业可能要看得更远、更长久。因为来自3个方面的外部力量——地产上游、互联网以及智能家居,正在慢慢改变这个行业。

  1、上游地产的3个新维度

  作为行业的最上游,地产一直深刻影响家具的各个方面。多年来,地产销售旺季也往往是家具销售的旺季,虽然这种关联度在最近几年随着新房比例的降低、地产政策的调整等,而逐渐弱化。

  另一个方面的深刻影响则是,房地产的户型结构正在成为各大家居企业研究的重点课题,依据户型针对性地提供家具单品或整体解决方案,正在成为行业共识。而这种转变,少不了深圳市家具行业协会的大力推动。

  早在2014年,深圳市家具行业协会就正式成立了“深圳家协住宅精装研究院”,大力推动住宅精装产业化,并在每年的深圳时尚家居设计周重点展示,直至成为行业风向标。

  而在未来几年,上游地产对家具业的改变将更加深刻。在笔者看来,有几个维度值得关注。

  第一个维度是地产工程业务的崛起。随着全装房、精装房的逐渐普及,地产对建材家具产品,尤其是柜类家具的大宗采购将大比例提升。对定制家具企业来说,能否承受较长的账期、较低的利润、大额的垫资成本,是决定能否承接这部分业务的关键。当然,并不是所有定制企业都要做地产工程,家庭装修的市场份额依然巨大,焕新需求也会逐渐释放。

  2020年以来,工程业务带动了整个家居版块企业在股市的优良表现,但随着消费市场复苏,工程业务的热度也开始下滑。实际上,零售市场依然会是未来的主流,尤其对成品家具来说。而片面为了增加营收额而重注工程业务,有可能是饮鸩止渴。

  第二维度,是地产公司的自营家具建材业务。很多人担心,当碧桂园、恒大等这类地产巨头也开始做家具建材甚至做装修时,下游还有多少活路?这种担心很可能是被放大了的焦虑。

  一方面,相比于房地产开发、小区物业的巨大价值,大部分地产巨头对于下游的生产制造并不感兴趣,起码不是重要业务范畴。相比于自产自用,最大化的利用采购优势反而更划算。即便在家装和拎包入住版块,根据笔者的了解,澳洲幸运5,大部分地产公司也更倾向于收取“入场费”,或者单独成立一个实验性的项目组,但往往因为内部关系复杂而进展缓慢甚至停滞。

  另一方面,少部分地产巨头如碧桂园,由于体量巨大而涉足下游家具建材产品的生产制造,依然是以满足“内部循环”为核心任务,这部分可能挤压的是工程单市场。同时,其外溢的产能还可以在产业内部做“内循环”,成为其TO B业务也就是供应给其他地产项目的一部分。

  第三个维度,则是旧房市场的逐渐扩大。在一线城市,新房市场的增长正在接近天花板,尤其是北上广深。但旧房改造带来的家装消费增量市场,不仅在地域上不平衡,例如同样是一线城市,上海的旧房占比远超过广州;其市场的爆发在时间上也会更加分散,必须因地制宜。

  有关旧房改造的市场分析以及对家具业的影响,今日家具10月刊封面话题做了全面分析,读者可自行参考。

  2、互联网电商巨头对家具业的结构性改造